第十章(33/45)

正文:

白妖精的神殿是一栋白色的建筑物,看起来相当庄严宏伟,似乎神圣不可侵犯,不过守在外头的黑妖精和这白色的神殿形成了对比。彦纶抱著莉薇雅飞行至神殿外,受到黑妖精们的热烈「欢迎」「让开!」他怒斥一声,脸上是从未见过的肃杀之气。只要他们胆敢阻挡他,他铁定让他们从这个世界消失!吃了他一次败仗,黑妖精们心里难免有所忌讳,可是如果就这样让他走进去,穆尔一定也不会轻饶他们的,最後他们还是发动了攻击。一个又一个火球全都锁定他,他们就不信上百个黑妖精打不过他一个人类!一阵爆炸声之後,黑妖精们猜测著那个不知死活的人类八成已被炸成碎片了……烟幕散尽,彦纶始终抱著莉薇雅,一如他来时的姿势,毫发未伤。他有魔法障壁做为盾牌,这些小儿科就想吓走他?哼!「彦纶……」此时莉薇雅竟睁开了眼睛,可能是刚才那些爆炸声将她吵醒吧!「莉薇雅:」每当她醒来一次,他就感动一次,原本脸上刚硬的线条全因她的声音而软化。「我们……」看见眼前白色的建筑,她心里有了底。他,还是来了。「你不要劝我;为了你,我不会死的。」知道她想说什麽,他给她一个笑容安抚她。为了她……好熟悉的话呀!好像所有的事情只要牵扯到她,他就非达成不可。魔法水晶如此,守夜如此,圣水也是。「你可以站吗?」她点头。「好。」他轻轻地放下她,但仍让她靠著自己,接著,他唱起咒语。「火之精灵伊怫利特啊!请听从我的指使,将你们的力量集中到我手上,让赤红的火焰把阻碍在我前方的,一并化成尘埃全部消灭吧!烈焰斩!」彦纶腾出的一只手举向天际,召唤火之精灵伊佛利特,顿时,天空下起了火球雨,一颗颗强而有力的火球又密又麻、又快又急,炸得这些黑妖精完全来不及防备,神殿也被炸毁了一大片。用火炎球一个个打实在太慢了,不如召唤火之精灵的力量,一次送几百颗火球来得快,他可没有那个美国时间耗在这里和他们打。「我父亲若是知道你把他教的魔法学得这麽熟,他一定很高兴。」莉薇雅虚弱地说。「他要是知道他教的魔法可以救你,他会更高兴的。」不过巴那萨多要是知道他毁了他们神殿的大门,恐怕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吧:彦纶再度抱起莉薇雅,大大方方地走进神殿。在里头等著他的,应该就是最该死的黑妖精穆尔了。「你知道吗?」他突然问。「什麽?」她搂著他的脖子。「你有丰满的胸部哦!」他俏皮地朝她眨眨眼。他还有心情和她说笑?!但莉薇雅心里清楚得很,这很有可能是最後一次了。他虽有必胜的决心,可是他们并不知道对方是个什麽样的人,只知道他很强。彦纶打得过他吗?「答应我。」为了她,他真的在冒险。「嗯?」他看了她一眼,并不喜欢她即将说出口之事。「不管在什麽情况下,绝对不能用禁忌之咒。」父亲在临行前也曾交代她,最好不要让彦纶使用。因为禁忌之咒是借用三大魔王之中最强的恶魇魔王之力,若是施术者本身控制不当,很可能会被反噬,若是一个不小心,搞不好整座神殿也会全部化为灰烬。「老师说,如果不是非常情况的话,就不要用。」他没有答应她。「你知道使用禁忌魔法之後会有什麽後果……」「你放心好了,我凌彦纶这麽聪明,不会做傻事的。」他吻了她一下,让她安心。可是她怎麽样都无法安心;为了她,他连命都可以不要走势图分析,他知道在骗她走势图分析,她就是知道……「别让我分心走势图分析,我要专心对付这些阴魂不散的黑妖精。」他不想让她再说下去,为了救她,他非要放手一搏才行,管它会不会被反噬,会有什麽严重的後果。产纶一路打下来,一个人不知消灭了多少黑妖精,後来大家怕了这个人类,怕了他的魔法,很多黑妖精为了保命乾脆逃跑了,所以他很快地就来到了圣水池。这是一座很大又漂亮的池子,像是经过专人设计,周围还泛著水光。那就是可救莉薇雅的圣水啊:但他必须先打倒眼前这只黑妖精才行。「以人类来说,你的确很不简单,一路打到这里来。」穆尔手里握著魔法手杖,语气充满了讥讽。想他一个小小的人类,竟有如此大的能力可以走到这里来。倒是他身後的洛斯特仍是一张可亲的笑脸。「我并不想和你打斗,如果你愿意让出圣水池,我们可以讲和。」「好大的口气!连巴那萨多都打不过我,更何况是你?」以一个人类而言,他的能力可以说是很可怕,不过刚才的战斗已经消耗他太多魔法力,现在就算要打,也未必嬴得了他。洛斯特可不这麽想,这个男人的魔法深不可测,不过他刚才用了那麽多魔法,不知道会不会吃亏?彦纶一向喜欢动口不喜欢动手,但这只黑妖精和他不投缘,为了莉薇雅,他只有动手了。「彦纶……」莉薇雅想叫住他,可是放下她之後,他便头也不回地面对穆尔。识相的洛斯特用瞬间移动到上空,准备看这场战斗。这场战斗谁输谁赢都和他没关系,他的任务就是把圣水带回去交给老板而已;而看完戏之後他也要上路了,免得回去晚了被老板修理。想到老板可怕的个性,他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。「烈火球!」穆尔的见面礼就是烈火球,他知道这个人类可不简单。「烈炎壁!」彦纶用火将自已团团包围,使他的攻击无效。「水龙破!」穆尔马上使出召唤水精灵的魔法,一条形状像龙的水波向彦纶猛烈攻击。「魔法障壁!」彦纶忙用魔法保护自己。这个黑妖精和上回交手的法尔科迪不同,法尔科迪弱,可是穆尔却强得可怕,他真的没有信心可以打嬴。不能嬴也得赢!否则莉薇雅就没救了!穆尔心里也清楚,这个人可以躲过他强大的魔法攻击,表示真的是个强手,以他目前的魔法只能和他打成平手而已;不过若是他把魔法加倍,那麽这个人就不是对手了。他举起手上的魔法手杖,然後念著咒语:「拥有强大魔法力的神杖,听我请愿,听我之命,赐与我更强大的魔法力吧!」「唉唉:穆尔这笨蛋,打不赢人家居然要起手段来了!可怜的人类只能自求多福罗!」看来穆尔是嬴定了……洛斯特替这个人类感到可惜。「冰雪风暴!」穆尔再度攻击,只是这一次的攻击力是原来的一倍,超出了彦纶所能负荷,他的魔法障壁被冰雪风暴攻破了,风暴无情地袭向他。他被风暴打得整个人跌在地上,嘴里吐出了一口鲜血。「哼哼哼,知道我的厉害了吧!我承认你是我见过的人类中最强的魔法师,只可惜我比你更强!」他狂笑道。「我不会输的,我非要打败你不可!」彦纶勉强撑起身子。在莉薇雅得救前,他不能倒下。]「让你再尝尝我的厉害。烈焰斩!」急如雨下的火球无情地打向彦纶,幸而他身上穿著梅卡兹送他的衣服, 云南11选5彩票网使得伤害不至於太大, 云南11选5彩票平台但仍是伤痕累累。「怎麽样?哈哈哈!」「没创意, 云南11选5中奖查询只有这几招。」他仍是站了起来, 云南11选5官网嘴巴犹不饶人。「你这麽耐打?好,我就让这里成为你的坟墓!」穆尔下手亳不留情,一波又一波的攻击将彦纶打得浑身是伤,一点反击的机会也没有。哇,被打得这麽惨呀!洛斯特摇摇头;可同情归同情,他一点要帮忙的意思也没有,因为这不是他的战争。「你的小命就要结束在我手里,看来胜利是属於我的了!」穆尔打算用烈火球结束他的生命。彦纶已经伤得无力再反击了,他的眼前掠过了雪儿爱钱的笑容,凯儿可爱的笑容,以及斐皓难得露出的笑容,还有他的父母和莉薇雅……这个烈火球炸到他身上,想必他会化成灰烬吧!他也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死,只是这种凄惨的死法实在不在他的算计之内,好歹也让他死在美女堆里嘛!唉!彦纶躺在地上,完全无力阻挡这颗准备结束他生命的火球。正当火球快接近他时,却被一股力量弹开了。「我不会让他死在你手里的!」释放这股力量的正是莉薇雅,受了伤的她耗尽了全力才使出魔法,这一半要感谢彦纶送她的魔法水晶,一半则是因为她对他的爱,否则以她现在这等虚弱的身体,是没有办法使力的。「莉薇雅?」「彦纶……」方才的抵挡已经超出太多负荷,这是她最後的力量了……莉薇雅轻飘飘的倒地,原本刷白的脸现在更加惨白,死神似乎已经降临了。「莉薇维,你不能死!」是爱情的力量吧!原本还躺在地上的彦纶有了力气起身,然後走到莉薇雅身边。「我不能看著我的爱人死在我面前……」她想触摸他,可是一点力气也使不上。「既然你不愿意,又何必让我承受?」他猛摇著头。「我爱你。」她想笑,因为他说过她笑的样子最美,她想将自己最美好的样子留在他心中。「我也爱你……我好不容易等到这句话,你就这样弃我而去?你教我怎麽受得了?!彦纶大叫。他等了一辈子就是为了等这句话,而她却……老天也太爱恶作剧了吧!「对不起,我不能陪你找到大贤者了,我……」她感觉自己的大限已到。「我爱你呀!你不可以死!」彦纶热泪满眶的吼著。「谢谢你。」「不要谢我,我只要你活著,好好爱我……」他的泪流出眼眶,滴在她的脸上。「别哭!我爱你……」死神的脚步似乎越来越近了,莉薇雅的气息已越来越虚弱。「我马上就打倒他,你就可以得救了。」「答应我,千万别用禁忌之咒,那会……死……不行……答应我……」她只要求这最後一项。「我管不了那麽多了,我要你活著!」不管他现在能不能用,魔法够不够,总之这是他最後的赌注了。如果成功,他就能救她,若是失败,他就陪著她共赴黄泉吧!「遇到你真的很好……彦纶,你快逃……别管我了……」「我爱你,所以你千万不要离开我……我受不了呀!没有了你,我什麽都没有了……」她就是他的全世界呀!「彦纶……」她最後一次呼唤他,眼睛慢慢合上。「莉薇雅,你醒醒,你醒醒呀!」彦纶大声呼喊,可是任凭他再怎麽喊叫,她的眼睛就是不再张开。「不」他不相信!这是骗人的,骗人的!「你也不用太难过,因为你马上就要和她做伴去了。」穆尔说著风凉话。等解决了他之後,他要把那些白妖精全部收拾掉。唉!这麽感人的戏码,走势图分析甚至比他老板的更教人感动呢!一旁的洛斯特不禁点头称赞。只是……天下为什麽会有这麽多爱情的傻子,为爱可以不顾生命、不顾一切,他真是搞不懂这些人呀!「就算不能打败你,我也要和你同归於尽,给莉薇雅陪葬!」彦纶放下莉薇雅,然後一步步走到穆尔的面前与他对峙。所有的一切,就在这里做个了结!彦纶的眼中凝起冰霜,表情冷得骇人,教穆尔不由得打了个冷颤。刚才还半死不活的人,现在这股气势是从哪里来的?他竟被他给震慑住了。「请听我愿,解开禁咒之令,沉眠於深处的力量,恐惧的恶魔与梦魇的妖精,威力强大的恶魇魔王呀!在您伟大的名下,我在这里请求您,借用您无所不在的力量,走向毁灭之路,摧毁这眼前的障碍,使之化为虚有,不复再存!」以彦纶为中心,他的四周散发著强大的魔法,形成一个圆罩住他。他的身体逐渐离开地面,他的衣服和头发被魔法的气流带著往上冲,一股强大的力量源源不断地涌出,他的双掌内形成了一团黑色的球体,一直在膨胀。「禁忌之咒!」黑色的魔法球从彦纶的手掌猛烈地散发出去,将穆尔整个人笼罩其中。在撕裂的剧痛中,他消失了,连带整座神殿也跟著走上毁灭之路。没有了莉薇雅,他还要圣水做什麽?全都跟著一起消灭吧:现在没有什麽是他在乎的了。在一阵强大的爆炸後,一切恢复了寂静,彦纶张开眼睛,发现自己竟没有被禁忌之咒反噬掉。「为什麽?为什麽只有我还活著?」已躺平在地上的他气得用手猛捶地面。「谁说只有你活著?」一个声音在他上头响起,洛斯特那张讨人喜欢的笑脸出现,低著头和他招招手。「你……」「你好!我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洛斯特。」洛斯特自我介绍。「你和穆尔不是一起的吗?要杀我就快动手吧!」失去了莉薇雅,反正他也不想活了。「和那个笨蛋家伙?」他举起右手食指轻轻地摇了摇,好像把他和穆尔牵扯在一起是件很可耻的事。「不是吗?」「啧啧啧,你错了,我们只不过有相同的目的而已。你看到我帮他了吗?」洛斯特反问。是没有,从头到尾他就像无关紧要的路人甲,站在远方看著他们交手。这个神秘的家伙到底是什麽身分?「不问问我的目的吗?」洛斯特指著自己;难道他一点也不好奇?「有必要吗?」他现在什麽也不感兴趣了。「我的目的是圣水,也是为了救人。」人家不问,他只好自动自发地说了。「现在大概圣水池也毁了,你救不了人了。」刚才禁忌之咒的威力大得把整座神殿都炸毁了,他现在正好可以看见落日。「谁说的?我把它保护得好好的!要是我取不到圣水回去,我老板可是会抓狂的,而他要是抓狂,这世界的人全部会跟著遭殃……仔细想想,我还真是责任重大啊。」洛斯特突然发现自己关系著全世界的存亡,真是挺伟大的呢,呵呵。是吗?这圣水对他来说已经没用了,因为莉薇雅已经死了。「你叫彦纶是吧!」洛斯特问道。「你怎麽知道?」他不记得自己曾说过。「那个女孩子口里一直叫著产纶产纶,我不想知道都难哦!」他指向圣水池前。「什麽女孩子?」「你还真健忘,就是你口口声声说要救的女孩子啊。」怎麽人类的智商也那麽低?看东只有魔族才是最聪明、最优秀的。不过想到老板那副为爱痴狂的模样……实在也不怎麽聪明。「莉薇雅!」彦纶从地上爬了起来,看到莉薇雅不知何时被放置在圣水池前。「我刚刚看到你们这麽感人的一幕,就不禁想起我的老板,於是便趁著你在念咒文时过去关心关心她,没想到她还有一口气在,便把她和圣水纳进我的防护罩里。」看到这个人这麽卖力地演出,让他联想到老板,便多管闲事地出了手,和死神抢了人。「她还有一口气……这麽说来,她还有救罗!」彦纶已死的心又开始跳动了。「嗯!她这麽严重,大概要浸到水里一天一夜才会好。」彦纶立刻将她抱起来放进圣水池里;她还有救!她还有救……「你最好喝一些圣水,因为你的伤也不轻。没想到可以在这里看到禁忌之咒,真是太有趣了!」这个魔法老板一定会很感兴趣的。彦纶蹙起眉;他知道这是禁忌之咒?所有的东西都毁了,他竟可以避开禁忌之咒的强大魔法而毫发无伤?!他到底是什麽身分?「你的眼睛告诉我,你对我很好奇。」他洛斯特什麽都没有,就是聪明,有先见之明。「我对你是好奇。你到底是谁?」「只是一个可怜的部属,要为老板来取圣水。唉!」他避重就轻地回答。是吗?他怎麽看都没这麽单纯。若这个洛斯特的能力这麽强,那他的老板岂不是更吓人?「你认识克鲁这个人吗?」洛斯特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。「克鲁?」「就是拉达旦亚国的王子呀!听说很喜欢克莉丝蒂公主。」克莉丝蒂公主?!他记起来了,他们来到这个世界救了公主,而公主那天之所以落难,就是因为这个卑鄙的克鲁王子。「看来你已经想起来了。」洛斯特呵呵地笑。「为什麽突然这样问我?」这才是他不解的地方。「因为克鲁王子释放了恶魇魔王的封印,准备对付波特兰卡国。」他将这重大的消息告诉他。「你怎麽知道?」因为那个教克鲁的人就是他嘛!呵呵,这是秘密哦!「呀!我再不走,老板一定会处罚我的。」洛斯特用身上的瓶子装了圣水,笑著和他道别。「洛斯特……」「我们还会再见面的。」他瞬间消失在空中,留下一肚子疑问的彦纶。恶魇魔王是传说三大魔王中最可怕的一个,他的力量几乎是无限大,而克鲁竟然释放了恶魇魔王?!那麽波特兰卡国不就有危险了吗?不行,他要赶回去帮他们才行;克莉丝蒂公主也帮了他们不少忙,她的国家有难,他不能当作不知道。******当曙光投射在大地时,莉薇雅缓缓地睁开双眼。她觉得全身舒畅极了,她的疼痛消失了,左肩的伤口也愈合了,四肢也可以随心所欲地乱动了。她还活著吗?那……彦纶呢?「彦纶?」莉薇雅从池子里坐了起来,映入她眼睑的是一张用情至深、爱她至极,她再熟悉不过的俊脸。「早安,我的爱。」彦纶看著活生生的她,再度感谢老天终於把她还给他了。一直到此刻她醒来,他才真正放下心。「彦纶,你没事?」除了眼眶底下的黑眼圈,他的确看起来很好。「你要不要自己确认一下?」他朝她伸出手臂,而莉薇雅没有多想,立刻投进他的胸怀,不管自己身上的水滴会弄湿他,只是用力地抱住他。热呼呼的体温,独特的阳光味道……是他,没错!他还活著,活得好好的……这一辈子,她从没有这麽感动过;为了救她,他还差点死掉!「感谢老夭没把你从我身边带走。」彦纶先开口了。「我爱你,我爱你,我爱你……」她迭声说著,让他明了她的心意。「这样还不够。你说过,如果我做了让你感动的事,你就要以身相许。为了救你,我甚至不顾性命使用了禁忌魔法,你是不是应该奖励我?我看,就把你自己许给我好了!」他终於知道,原来老师会教他禁忌魔法是有用意的,莉薇雅还是被他救活了。「我是这麽说过,可是我也救了你呀!」这会儿莉薇雅也邀起功来。他们互相救了彼此一命,不就谁也不欠谁了?!「怎麽可以这样?!你明明说好的,不能赖皮!」他还以为她会迫不及待地想「爱」他哩,怎麽反倒拒绝呢?「我没有赖皮。说!你要怎麽报答我对你的救命之恩?」这会儿,索取报偿的人成了莉薇雅。呵!她在学他吗?有趣!「人家只有一个最宝贵的处男之身,那我就以身相许吧!」他一副小媳妇样。「给了就不能收回罗!我要了。」莉薇雅娇媚含笑地将唇靠上去,用她爱他的本能去吻他。彦纶先是一惊,但很快就取回主控权,带领著她享受这份只属於他们俩的亲昵。莉薇雅热情地搂住他的脖子,轻启樱唇,沉溺在他制造的一波又一波快感之中,无法自拔。她渴望融入他的四肢百骸,让自己迷失在他的柔情里;她的嘴为他开启,她的热情为他绽放,她要将自己毫无保留地献给他!这样的她,教彦纶怎麽控制得了自己?就算有再好的自制力,碰到自己喜欢的女人,很轻易就会瓦解的。虽然他嘴巴上说要她以身相许,但不是现在,她的伤才刚好……「莉薇雅!」他勉强拉开他们的距离。「彦纶,你说要以身相许的,不准赖皮。」她的手指轻放在他的唇边,她的身子紧贴住他,而她饱满的唇正用无比的魅惑引诱他……妈呀!这比满清十大酷刑还可怕,她再挑逗他,他真的会受不了的,管他什麽大病初愈,会「爱」到她求饶再说。「莉薇雅,你听我说,你的伤才刚好,不太适合做这麽「剧烈的运动」,我们可不可以改——」他还没说完,莉薇雅就又吻上了他。「你再不住手,我就马上让你变成「凌太太」!」现在他的自制力和玻璃一般脆弱,她就别再考验他了吧。「变成凌太太是不是代表我可以和你一生相守?那麽,我愿意。」「那我别无选择了。」彦纶将唇靠在她耳边,诉说著连圣人都会动心的爱语,大手探进她的衣服里,开始在她身上探索属於她的秘密……这是令他永生难忘的一天……*****果然令他永生难忘!他的好事被破坏了,教他怎麽忘得了?!当他正规和莉薇雅「袒裎相对」之时,那些该死又杀风景的白妖精竟然全部都到齐了。可恶!他们不会早一点或是晚一点到吗?偏偏选在这个敏感的时刻,没看到人家正准备「办事」吗?「彦纶,你看起来很生气,发生了什麽事吗?」巴那萨多还不知死活地问。生气?他何只生气,他简直气得想砍人,想用禁忌之咒叫这些白妖精也统统消失在他的视线范围外!他们有没有公德心呀!没看到人家正忙著吗?还跑来搅和!莉薇雅的手握住他的,明显地感觉到他在生气,为了他们突兀的到来而生气;只是,她却感到好笑……「别笑了,你没看到我正在生气吗?」现在最痛苦的莫过於他了。「放轻松点,他们又不是故意的。再说……我们以後有得是机会。」她害羞地对他耳语。好吧!看在莉薇雅的份上,他就饶了他们。「我不是说过,请你别破坏神殿吗?」巴那萨多看到只剩下一池圣水,而原本壮丽宏伟的神殿已被破坏殆尽。「我也不是故意的……不过,这样视野不是比较开阔吗?」恢复成原来的那个凌彦纶,他又有心情说笑了。只是,这回换巴那萨多笑不出来了,他的表情比死了亲人还难过……嘿嘿!看到别人比他难过,他的难过似乎比较不那麽难过了。「这是我们世世代代相传的神殿,居然……居然……」他的心都要碎了。「看开点,至少圣水保住了不是吗?这样不是挺好的,有了这麽一个大池子,你们可以改建成露天的游泳池,大家可以来这里游泳,顺便还可以烤烤肉、露露营,联络联络大家的感情。怎麽样,这个建议很不错吧!」彦纶是幸灾乐祸兼落井下石。「我……」巴那萨多心中忙著估计这座神殿要造几年才可以恢复原状。呵呵呵,白妖精破坏了他的好事,他则破坏了白妖精的神殿,他们就当作扯平好了。呵呵呵……

,,贵州快3走势图
posted @ 20-06-04 04:49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福建快3 @2014

Powered by 福建快3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