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(31/45)

正文:

在获知莉薇雅对他也有感觉之後,彦纶的信心大幅增加,他们的情感也有了更进一步的发展,彦纶可以大大方方地牵著她的手,趁她不备的时候偷得香吻,不用怕再被她用火烧。「我们学校像是个联合国,什麽国家的人都有,不过还是以台湾人和日本人最多。只要遇上节日,大家就乘机一块儿跟著疯,什麽泼水节啦、嘉年华、端午节,都是有得吃又有得玩,热闹得很。学校和社团也经常举办化妆舞会、园游会等,我想你一定会爱上那里的。」彦纶一面生著火,一面告诉她关於他的世界的事。莉薇雅并不清楚「学校」是做什麽用的,可是听起来似乎很有意思的样子;於是,她静静地坐在他身旁听他说。「我真想带你参加我们学校的舞会,以你的美丽,一定是舞会中众人的焦点;可是我的私心又不愿意,因为我们学校那群恶狼一定会前仆後继地来追求你。我想把你好好珍藏起来,可是又想向大家炫耀,真是很矛盾的心态。」他的话让她又不自觉地脸红了;他一直口口声声地说她漂亮,说得她都快相信自己真有他说得那麽美。不管是真的也好,假的也罢,听见他的赞美,她的心里当然是高兴的。「对了,你还没见过我那三个打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。」一说到这三个好友,彦纶整个人都活了起来。「斐皓是个使剑高手,骑术也是一流,倒是个性深沉了些,不大爱说话;可他是个让人信任的家伙,有什麽事找他商量一定ok。不过他长得比我差一点,所以你不会爱上他的。」「为什麽?」从他的口气可以知道他很信任这个叫斐皓的,可是听他的语气,好像怕她会喜欢上这个人似的,立刻就为她做好了决定。「因为你已经爱上我了。」彦纶还真是大言不惭。「自吹自擂!」莉薇雅白了他一眼。「还有雪儿和凯儿,她们是一对恐怖的姊妹花,姊姊雪儿在我们学校素有抢钱美少女之称,我个人是觉得「抢钱老巫婆」这个封号比较适合她。有事找她帮忙必得付出一笔佣金,否则免谈。而妹妹凯儿则是活动的麻烦制造机,走到哪里,麻烦就跟到哪里。」彦纶那夸大的表情使她想笑,「真有这麽可怕吗?怎麽你一点也不怕?」「我是已经免疫了。你会遇到她们的,到时就知道我说得对不对了。」他朝她眨眨眼。「你们怎麽会成为好朋友?」如果她们真有他说得那麽可怕,他们大概也不会变成好朋友了。「在我五岁那年,我自己做了一个会爆炸的小炸弹,兴匆匆地跑到附近的公园,找个没人的地方丢丢看,可是不小心砸到了一个十岁的小男孩,他只是被吓到,并没有受伤,我道歉他也不接受,还想打我。我一直往前跑,正好遇上刚上完剑道课的斐皓。」说起他们相遇的经过,真是满戏剧化的。「然後呢?」「然後斐皓不知道为什麽就帮了我……大概是看我可爱吧!他警告小男孩不要再过来,可是小男孩仍不肯罢手,斐皓别无选择福建快3,只好出手了。」他大概一辈子也忘不了斐皓那时的英勇之姿吧!年纪小小的他福建快3,就已经有了剑士的架式。「你们打赢了?」她猜测。「当然打赢了。我後来才知道福建快3,斐皓从很小就开始练剑道了。不过後来那个小男孩的哥哥出现了,我见情况不对,再拿那个小炸弹吓唬他们,拉著斐皓拔腿就跑。」「之後你们就成了好朋友?」听起来满有意思的。「还不只呢!那天好像是老夭故意安排的一样,我们才跑出去没多久就撞上了凯儿,她痛得哇哇大哭!後来她姊姊雪儿出现了,二话不说就跟我们要医药费。我们正在牵扯不清的时候,那个小男孩的哥哥就追过来了。」「那你们怎麽办?」「呵呵!当场雪儿也跟著凯儿哭起来,还小声地叫我们跟著她哭,结果吸引了不少人围过来。雪儿指著那大男孩说他欺负我们四个小朋友,大人们不疑有他,纷纷指责那个大男孩,後来他就跑掉了。自从那次之後,我们就成了玩伴,一直到现在。」莉薇雅听了颇为羡慕,如果她也有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,该有多好!「因为我们几个住得近,常常会到彼此的家里去玩,结果我们的父母们也变得熟得很。这次因为我在科学研究社做实验,没想到一个爆炸,连带他们也一同来到这个世界;为了能早一点回去,我们才会分开来四处寻找大贤者的下落。」莉薇雅从他的言谈中不难发现,他是满想念这几个好朋友的。虽然他们来自不同的家庭,可是感情却好得像自家人,她觉得好羡慕。长久以来,她一直都是孤零零的,没有兄弟姊妹,也没有什朋友。「你会看到他们的,他们也一定会喜欢你。」彦纶握住她的手说道。「你怎麽知道?」像她这样的女孩子,别人会喜欢她吗?「因为你是我喜爱的人,他们一样会喜欢你,把你当成一家人。」一家人?这是个多麽诱惑的名词呀!「和他们在一起,会有闯不完的祸,收不完的麻烦,还有玩不完的新鲜事。」彦纶开始述说他们从小到大做了哪些疯狂事、笨事,以及大家一起被骂,一起欢笑的趣事。莉薇雅在心里叹了口气,在她的记忆当中,实在没有什麽美好的回忆,若要说有,大概就是和他一块儿去参加威尔特城的庆典吧!「因为我们四个人的「实习离家出走」,让大人们找了我们三天三夜,回家之後,自然被大人骂得狗血淋头。」那一次的经验,他们共同的想法是,下次离家出走前最好先报备一下,免得回家被骂死。「莉薇雅?」彦纶发现她偎在他身侧,眼睛都闭起来了。她睡著了!他露出一个柔和的笑。「晚安,我的莉薇雅。」他柔柔地在她唇边印了一个吻,为她盖好被子,又回到火堆旁。这样幸福的感觉令他很满足, 云南11选5投注技巧他多希望时间就在此刻停止, 云南11选5走势图他可以这样永远地陪著她。*****他们又走了十来天, 云南11选5彩票网终於来到了进入妖精王国的人口, 云南11选5彩票平台静默森林。「前方就是静默森林了,只要一踏进这里,便无法再使用魔法,因为这里是妖精一族的森林,他们设有结界。这里头有最凶猛的野兽,有吃人的怪物,还有许许多多奇怪又有剧毒的植物,很可能一个不小心就会丧命。」莉薇雅在进入之前.将严重性告知彦纶。静默森林是个可怕的地方。「难怪老师一定要你陪我来。我的小命就全交在你手上了。」彦纶嘴里虽然这麽说,可是一点也不怕,因为他是有备而来。昨天在落脚的小村庄里,他买了许多制作烟火的材料,发挥他科学家的精神,自制了许多具威力的炸弹以备不时之需。老师也曾告诫他静默森林的可怕,如今他不能使用魔法就等於没了武器,可不能完全靠莉薇雅来保护他。「走吧!」他们一同踏进了静默森林。这森林外表看起来和一般森林无异,只不过树木茂密了些,阳光不容易透进来,走起来舒服凉爽得很;可是彦纶却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魔法很快速的消失,他试著施用魔法,结果连最初等的火之矢都无法使用。不愧为静默森林,真是名不虚传呀!「莉薇雅,你见过妖精吗?」彦纶满脸好奇的问。他只有在卡通上看过妖精,他们和人类几乎没什麽两样,不过多了两只长长的耳朵。「没有。妖精不太喜欢接近人类,在我们的世界,他们不常出现。」不要说是妖精了,她连人都很少见到。「不喜欢人类?他们敌视我们?」难不成怕人类吃了他们?「可以这样说吧!因为传说妖精王国有一池圣水,不但可以医百病,甚至可以让人长命百岁,所以人人都想要;这静默森林就是他们建构的,」防止有野心的人来偷取。」她听父亲这麽说过。「哇!这个圣水这麽神呀!简直比仙丹还有用。」彦纶吹了一声口哨。幸好是他来到妖精王国,要是雪儿,她八成会把人家的圣水装瓶出售,上面还贴著「有病治病,无病强身」的标签。「人大概就是不知足吧!除了想要不生病,还想长生不老。」「你觉得大贤者会在那里吗?」「也许吧!他的行踪不定,谁也不知道。」传说中的大贤者欧加鲁,大家只知道他去过很多地方,帮助过很多人;他的住处从不固定,想要找他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。「你听过时空之门吗?」「听我父亲提过。它是可以穿越到任何时空的门,传说中还有一只时空之兽守在那,厉害无比。当然这也只是传说而已,事实如何,到现在还没有人可以证实。」「大贤者应该知道吧:米希尔是这麽告诉我们的,所以我们才会兵分四路去找寻大贤者的踪迹。」这也是他们仅存的希望。「我记得父亲说过,大贤者自己好像也在找时空之门。」「他也在找?不会吧!」「是我听他们说的。」「他们?」该不会是……「是我父亲和大贤者。」果然!「老师认识大贤者?」为什麽老师没告诉他?「他们当然认识,我小的时候还见过他。因为大贤者都是四处游走,後来去了哪里,没人知道。」「连老师也不知道?」「应该是不知道。」这些年,她没听父亲再提起过,应该是不知道吧!否则怎麽会要她陪凌彦纶到妖精王国来找他呢!「唉……我真是越来越没信心了;万一找不到,福建快3我们就真的要留在这里一辈子。莉薇雅,你愿意养我一辈子吗?」彦纶靠过去,神情好像即将被丢弃的小狗一样可怜,又想勾起莉薇雅的同情心。「养你?」莉薇雅的表情则是很难取舍,「养狗可以帮我们看家,养鸡可以生蛋,养鱼可以吃,那养你呢?」养那些动物好像都比养他来得有用多了。哦!难得她这麽幽默,他决定奉陪到底。「养我的用处可多了,我可以帮你看家,还可以帮你整理家务,虽然我不能吃,不过我可以煮好吃的东西给你吃,还可以跟你生小孩呀!」他和莉薇雅的小孩……呵呵呵!「你……」莉薇雅的脸都红了。「我爱你呀!」他接口,眼神可是认真得很。莉薇雅低下头,若是以往她大可不理他,可是发现自己也喜欢他之後,每当听到这句话,都会让她心头如小鹿乱撞,不知道该怎麽回答才好。还有他的表情,让她更是不知所措。「啊!肚子好饿,我们吃饭吧!」彦伦大喊著,跑去生火去了。莉薇雅松了一口气,有点放心,又有点……失望。平常彦纶只要一个弹指就有火出现,如今只好用最原始的方式——钻木取火?呵!他当然没有那麽笨。昨天在小村庄里,他已经买了一堆东西,包括生火的器具。「我们今天吃烤肉吧!」彦纶从身後的大袋子拿出肉来,然後自行烤了起来。两人就这样吃起了晚餐,边吃边聊。*****「累了一天,你早点睡吧!」「你也是。」她知道他经常是等她睡了之後才睡,帮她守夜。「好。」他嘴里虽这麽说著,可是仍坐在营火前,一点也不敢大意。身为一个男人,保护女人是天经地义的事,就算他现在没有魔法可以用,可是他还有头脑呀!夜就像一块黑布,蒙住整个大地,为森林灌注毛骨悚然的生命力;森林里看起来虽和平常没什麽两样,可是彦纶却隐隐感到不安,第六感告诉他,在这静夜中蕴藏著危险。「彦纶?」深夜时分,莉薇雅突然叫他。「什麽事?」「你还没睡?」事实上,她也睡得很浅;剑士的直觉告诉她危机正一步一步接近他们。「等一下就睡了。你先睡。」他背著她打了一个大呵欠。事实上,他也累了。莉薇雅起身坐到他身旁,轻轻倚著他。「怎麽不睡了?明天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。」彦纶催促著她。「你是不是在为我守夜?」他的心意,她懂。「如果我说是,你会不会很感动?」彦纶反问。她轻轻地点点头。「不用太感动,以身相许就好了。」他还是那句老话。「呵呵!你想得美。」莉薇雅微微扬起嘴角。「每次都这样打击我,你哪一天才愿意以身相许呢?」彦纶装出真心受伤的样子。「哪天?我为你掉泪的那天吧!」她随口说著。「掉泪?那不是等到我死的那一天?!」他哇哇叫著;那还以身相许做什麽,人都死了,什麽甜头也尝不到了。「那是你自己说的。」现在的莉薇雅开始会和彦纶拌嘴,不再是那种问也不答、说话也不答腔的冰山美人。她对人群也不再感到那麽害怕,反而可以和人家聊上几句,这全都是彦纶的功劳。「人家不要等到那一天……」突然间,彦纶不说话了,眼睛定定地看著莉薇雅的身後。莉薇雅察觉他的不对劲,转身一看,发现黑暗中多了些微光,像是……一对对眼睛。当这群不知名的生物渐渐靠近他们,营火眼亮了它们的样子,他们才发现,这是一群龇牙咧嘴的怪物!而它们显然是把他们当成猎物了。莉薇雅的剑就在身边,她伸手一拿,护在胸前,剑的光芒警告它们别再接近了。而彦纶手里抓著独门自制的「炸弹」,只要它们敢越雷池一步,他铁定让它们尝尝「火爆妖怪」的厉害。「团结就是力量」,怪物们仿佛也懂得这句名言,仗著「怪物」多而欺人,完全不把他们的警告放在眼里。「躲到我後面去,我保护你。」莉薇雅对彦纶说道。啊?叫他一个大男人躲到女人背後?简直是侮辱他嘛!保护女人可是男人的使命,更何况对方是他深爱的女人。怪物们个个摩拳擦掌,准备猎捕他们,彦纶先发制人,将精心制作的炸弹用力朝他们丢去,一声巨响随著火光爆开,炸伤了其中几只,也让其他的怪物却步。「该被保护的人是你。」开玩笑,身为一个科学天才,就算没有了魔法,他的脑子可还是灵光得很。那些平常人拿来放烟火用的蕊心,到了他手上就成了威力强大的炸弹。他们面前的怪物是停了下来,可是身後的怪物仍出其不意地偷袭;莉薇雅的剑迅捷地砍掉了它一只手,他们为彼此守护著背後。「它们的数量似乎不少。」莉薇雅的眼光环绕著四周。「我从来不知道自己可以这般美味。」瞧它们个个嘴馋地盯著他们,他们这两个活生生的食物若是真到了它们手中,恐怕当场就被当成手扒鸡……搞不好连骨头都不剩。这群怪物一同围上来,彦伦忙著丢炸弹,莉薇雅的剑则保护他们俩。一番混战下来,怪物们死的死、伤的伤、逃的逃,在天露肚白时才一一散去。折腾了大半夜,待怪物们散去之後,莉薇雅精神一松,突然一个昏眩,脚下踉跄了一下。「你没事吧?」彦纶及时抱住她,这样的折腾的确难为她了。「没事,只是有点累。」「我们休息一下再上路好了。」他们目前最需要的就是睡眠了!*****「换你去睡吧!」隔天夜晚,莉薇雅一个人坐在营火前,坚决要为他守夜。「没关系,你先去睡,我还撑得住。」「你还能再撑多久,一天?两天?」既然他们无法同时休息,至少轮流守著,总比他一个人硬撑来得好。「我熬夜的经验可是很丰富的,每当学校期中、期末考的时候,根本忙得没时间睡觉,所以我早就习惯了。」彦纶以轻松的口吻说道,可是他眼底的疲因却出卖了他的伪装。事实上,他已经有三天没有好好睡过觉了。「如果你不去睡觉的话,我就不理你了。」莉薇雅也学他用这种要赖的方式;她不能再任由他这样虐待自己的身体,这教她好……心疼!咦,莉薇雅居然也会说这种话?果然是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。「好严重哦!我好害怕。」只是他的口气听起来一点也不担心。「那就乖乖去睡。」她可不希望还没到妖精王国,他就先累死了。「好,可是有条件。」彦纶的表情像个要糖吃的孩子。「不能以身相许。」莉薇雅马上说道。这句话几乎已经成了他的口头禅了。「那麽这样呢?」彦纶一把拥过她,给她一记火辣又缠绵的热吻。这是他们第二次这样热吻,莉薇雅的脑袋装不进任何东西,她觉得自己好像溺水了,呼吸困难又急促;她的手像被人下了操纵魔法,竟自动环上他的腰,唇紧密地与他交缠;而她的身体更不是自己的,紧紧依偎著他,当他是汪洋中的浮木,只能攀住他。拥吻她的感觉,比偷香来得真实多了!他可以正大光明的与她耳鬓厮磨,她高雅的馨香令他流连忘返……他真想就这样拥著她,向世界宣布,她是他的。远处动物的叫声打破了他俩之间的魔咒,彦纶这才不甘愿地放开她。每回吻了她,他都爱看她娇羞的表情;那个冰冷淡漠的莉薇雅巳经逐渐被这个会笑、懂得幽默,以及恋爱中的小女人取代了。他爱她呀!「早知道睡觉有这麽好的条件,我说什麽都要抢第一。」他真是标准的得了便宜还卖乖;他明白自己也累了,万一他真的倒下了,还要她来照顾他,那就真的得不偿失了。「我要去睡了。」他又在她的粉颊上偷了个吻,才放开她去睡觉。莉薇雅点点头,根本不敢看他。她的脸一定红透了吧!「莉薇雅?」彦纶过了半晌又叫道。「嗯?」「有一天,我会让你心甘情愿对我以身相许的。」他眼里的坚定宣告他势在必得的决心。从小到大,凡是他坚持的事情,没有一件不成功的。莉薇雅别过头去,她在害怕,怕自己真的如他所说,心甘情愿对他以身相许,因为她已经陷下去,无法抽身,也没有退路了……「如果你累的话,记得叫醒我换班哦……」又隔了许久,彦纶低低地传来叮咛,他已经累得撑不住了。莉薇雅知道他在逞强;这趟旅行应该是她照顾他才对,怎麽这一路反倒是她成了被照顾的人?不过她长那麽大,第一次有人这麽在乎她的感觉,她在心房上筑起的厚实冰墙,也被他的温柔、深情融化了。他带领著她用不同的心境来看这个世界,他给她的是一个又一个惊喜,一串又一串甜美的回忆,教她如何能不爱这个男人呢!看著他熟睡的就像个孩子般,她知道他是真的累坏了。如果……如果他真的回去了,那麽她会想念他,永远想念他……这一天,奇迹似的,没有再出现干扰他们的怪物,这也是他们在静默森林里唯一没有遇到袭击的晚上。

听DJ来深港Dj Www.Ik123.Com

,,在线网投游戏网站
posted @ 20-06-04 04:09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福建快3 @2014

Powered by 福建快3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