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(32/45)

正文:

他们在静默森林里走了五天,还没能走出这里;他们每晚都要接受怪物们的「打扰」,这五天下来,彦纶所带的炸弹已经所剩无几,他们的食物也吃得差不多了,再找不到妖精王国,就得先找吃的东西了。只是……这个森林真是诡异得很,走得越远,这里的植物就越奇怪,全是他们没看过的;若真的没食物,他们也不确定这些植物到底能不能吃。他们也不知道何时才到得了妖精王国,他们只能祈求,他们走的路是对的。「你会不会累?要不要休息一下?」彦纶问道。他是男人,体力本来就比较好,可是莉薇雅是女人,这麽多天下来,可能会较吃不消。「没关系。」她摇摇头,回他一个微笑,心头暖洋洋的。他的关心总是让她感觉到被人重视。「累了可别逞强,我会心疼的。」他故意露骨的表示,因为他想看莉薇雅羞红的脸;那样的她好迷人,好可爱,好美!莉薇雅走在前头,想逃避他的目光。他每次都这样,老说些会让她脸红心跳的话……其实以前也有人这样说过,不过她并没有什麽感觉;可是只要彦纶一说,她就无法克制地脸红。看她急著逃开的背影,彦纶可以肯定他已对她产生了影响力,他的努力终於有了成果;而他会如此执著、奋战不懈,只因为他被她电到了,对她一见钟情,除了爱她,他也没有别的方法了。从前,看到同学们一个个像神经病似的时而笑、时而忧,时而高兴、时而叹息,他为他们那种痴恋、狂热一直都是冷眼观之,现在自己尝到了爱情,他才真正明白个中滋味……「呀——」莉薇雅尖叫一声,整个人凌空飞起;她的右脚被一根藤蔓牢牢地缠住!高高地吊在树上。「莉薇雅,你不要动,我马上救你!」事情来得大突然了,彦伦根本不知道她是怎麽被卷上去的。「等一下!」她制止他。只见莉薇雅上方两片大叶子突然张开,露出锯齿状的刺;原来它并不单纯地只是植物,那两片大叶子正是这株植物的「嘴」,虎视耽耽地想吃掉她。莉薇雅若被它吃掉,那他不就没老婆了?不行,他绝对要想办法救她。他摸著袋子,发现只剩下最後一颗炸弹了。彦纶拿起了炸弹,他只有一次机会,他要丢哪里让它一击致命呢?见那个大嘴巴就要吞食莉薇雅,彦纶无暇再想,拿起炸弹往它的树干用力掷去——是上天听到他的祈祷吧!在千钧一发之际,那炸弹在植物的树干部位爆开,硬是将植物炸烂,而莉薇雅就从三公尺高的地方掉了下来,彦纶赶快跑过去接住她。砰地一声,莉薇雅跌进彦纶的怀中,两人跌坐在地上。「彦纶,你有没有受伤?」她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,不知道他有没有受伤?「看到了!」「什麽?」莉薇雅愣了一下。「你的小裤裤呀!很漂亮的蓝色哦!和你的衣服很搭。」他贼贼地冲著她笑。还好他们在静默森林,这里没有办法施魔法新闻资讯,否则彦纶大概又要当浴火凤凰了。莉薇雅真的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!刚才的情况这麽危急新闻资讯,现在他还有心情说笑?!可被他这麽一逗新闻资讯,她的唇角也往上扬;和他在一起真是惊心动魄、刺激无比。「你有没有受伤?」他仔细地检查著她。「只有一点小伤,没关系。」她安抚道。即使他的语气再轻松,可是他眼里的担心骗不了她。「你没事就好。」他将她紧紧抱在怀里;他好担心救不了她,就怕炸弹没丢准,或是它临时秀逗不爆炸,要不然就是爆炸前她就已经被吃掉了……他真的担心得快死掉了。「我真的没事。」莉薇雅感觉到抱著她的彦纶在微微发抖,知道他真的担心极了。「要是在我们那个世界,搞不好我们两个都要送医院挂急诊了。」隔了许久,彦纶的情绪才平复了些,又说起笑话来。所以rpg的世界还是有它的好处的,呵呵!「那你呢?有没有事?」「没什麽大事,只是……你该减肥了,好重耶!」彦纶又在逗她了。「嫌我胖?早知道就压死你好了!」哦!莉薇雅已经开始懂得反击了。「不胖不胖,我最爱你了!」他抱起她旋转著。莉薇雅没有想到他这突来的举动,只能紧抱著他的脖子,以免自己摔下去。「我这样拚命救你,你有没有感动得想哭呀?」彦纶放下她之後,向她讨赏。「有!」这个男人真的是全天下脸皮最厚的了,不过她喜欢!「那还不赶快以身相许!你不是说等到哪天感动地想哭的时候,就要把自己许给我吗?」他想乘机让她点头答应下嫁。出乎意料地,莉薇雅竟然吻了他的唇。「谢谢!」她的唇畔挂著淘气的笑容。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吻他,给了彦纶莫大的鼓舞。「这不叫吻,这才是!」他的话随著唇落下,又是一纪媲美世界纪录的大热吻。这吻似乎永不停止,直到她全身的力气、理智全被抽走,他才慢慢抬起头,拥著瘫软的她。莉薇雅发现,她很喜欢他的吻,喜欢他的人,还喜欢这种感觉,喜欢很多很多……原来她可以喜欢这麽多东西。她低著头问道:「找到大贤者之後,你是不是要回去?」「当然,否则雪儿绝对不会放过我的。」一想到专门抢钱的雪儿……他当然要给它用力、努力地找。莉薇雅黯然了,那她怎麽办?付出的真心是收不回来了,只能将之放在心里,化为永远的思念,就像她的父母一样。母亲虽然和父亲吵了一架而分居,可是她看得出来,母亲还是很爱父亲,还是经常想著他……「我不会放下你一个人的,我要带你一起回去。」他从她的眼神、表情就能明白她在想什麽。「我?」「当然。大家都会喜欢你的。」好不容易才在沙子里淘到了金,怎麽可以说放就放?她是他这一辈子唯一想与之厮守的人儿呀!虽然这会对不起很多喜欢他的女孩,但他已经无力兼顾,因为他只在乎她。*****他们在静默森林里又走了几天,却还是没找到妖精王国,难道这个「传说中」的妖精王国是假的?「救命啊……」一个男孩的声音从他们的前方传来,两人对看了一眼,便去瞧瞧到底发生了什麽事。原来是一个大约十来岁的孩子正被一朵巨花攻击。那孩子……有长长的耳朵:他就是妖精吗?这朵巨花用它的叶子将那妖精卷起来,准备送进花朵的中央当作营养剂。怎麽这座森林里全都是些怪东西?!莉薇雅用她的剑砍了巨花的枝节,它大概感觉到痛吧!包著妖精男孩的叶子便松开了,他就跌了下来。「小心!」彦纶从地上捡起一颗石子投向那棵巨花。他不会用剑,可是臂力倒是挺强的。莉薇雅快速地抱起那个妖精男孩,因为巨花不知从哪里伸出许多藤蔓来攻击他们,还发出细细的针刺,她慢了一步,那妖精男孩被细针刺到, 云南11选5走势图昏了过去。「快走!」彦纶扛起那妖精男孩, 云南11选5彩票网带著莉薇雅逃命去。这些藤蔓长得不可思议, 云南11选5彩票平台他们走多远, 云南11选5中奖查询它们就有多长。莉薇雅用剑来抵挡这些藤蔓的攻击,但这毕竟不是办法.因为它们的数量实在太吓人了。「啊!」一根藤蔓刺进了莉薇雅的左肩,她用剑将它砍掉。「天呀!」彦纶惊呼;她受伤了:就在危急的时候,出现了许多妖精,他们手持细剑,看到彦纶扛著的男孩身体逐渐变黑,连忙说道:「快带西比特回去,他中毒了!」「跟我走!」有人带领著他们,其他人则负责殿後。才走了几步,莉薇雅就软趴趴地倒了下去,彦纶忙接住她的身子。「你怎麽了?」她突然昏倒,吓了他一大跳。带领他们的妖精看到她肩上的伤口还残留著黑色的黏液,脸色变得很难看。「快送他们回去!」彦纶将男孩交给他,自己则抱著昏迷的莉薇雅,由他们带领著进入传说中的妖精王国。*****「拉木拉花之毒。」妖精族长巴那萨多开口说道,表情相当不乐观。「有没有救?」彦纶著急地问。为什麽他们的表情都这麽悲观?「她中的是拉木拉花的毒,也是静默森林里最毒的植物。它的针毒性很强,可是它的刺毒性更强,而她中的是刺的毒。」他摇摇头。「有没有办法可以救她?」他不管中了什麽毒,能不能救她比较重要。「只有神殿里的圣水救得了她。若是在三天之内没有浸泡圣水的话,那麽毒性会流遍全身而死掉。如果是在三天前,那还有救,可是……」巴那萨多欲言又止。「这和三天前有什麽关系?为什麽三天前她就有救?拜托你把话一次说完好不好?!」他都已经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了,他还在那里吞吞吐吐的!「三天前,我们的神殿被穆尔所带领的黑妖精占领了;我们曾经想夺回,可是他的魔法实在太强大了,所以我们现在正在想办法。黑妖精和白妖精一直处于敌对的状态,白妖精对於防御性的魔法较专长,黑妖精则专事破坏性的魔法;这一次他们出其不意地攻占神殿,攻势快得他们完全来不及阻挡,神殿才会沦陷了。「难道你们的圣水都没有存货吗?」「存货?」「就是事先装一些放在家里,以防不时之需。」「没有。大家要用就会上神殿去取,所以并没有事先储存起来的习惯。」说的也是,大家要用圣水这麽方便,哪还需要囤货呢?「这麽说来,我只有三天的时间?」这是上天要考验他的真心吗?他只有三天的时间!「谢谢你救了我儿子西比特,圣水的事我会帮你想办法的。」巴那萨多承诺。只是能不能在三天之内想出办法,那就真的很难说了。「不用了,我自己送她去神殿。」彦纶打定主意,他一定要救活莉薇雅,就算要牺牲他的性命也无所谓,因为他已经离不开她了。「不行,穆尔的魔法太强了,你打不过他的。」巴那萨多连忙阻止。「就算打不过也要打。我非得到圣水不可。」「可是……」穆尔不是个简单的对手,只怕他去也只是送死。「族长,不好了!黑妖精又来袭了!」一名焦急的白妖精冲进来。「什么?快把小孩和老人安顿到安全的地方去,大家跟我一起出去迎战。」身为族长,保护整个妖精族群是他的责任。「你们就在这里休息吧!我们会想办法把神殿抢回来的。」这名叫凌彦纶的人类救了他的儿子,他也会尽力救他的同伴的。「我和你们去。」彦纶站了起来,表情是再认真不过。「你们是客人,实在不……」「反正我在这里也帮不了她,不如让我去会会黑妖精,看看他们到底强到什麽程度。」要他在这里看著脸色血色渐失的莉薇雅,他会受不了的,不如让他出去发泄一下。「你……」「放心,我是魔法师,新闻资讯我有保护自己的能力。」彦纶率先走出屋外,完全不让他有反驳的时间。「好吧!不过,我不希望你受伤。」「放心好了,想伤我没那麽容易!」黑妖精的数量并不多,只来了三、四十个,可是攻击力都在白妖精之上,而白妖精们都在为他们的家园而战,保护他们住的地方免於被破坏。巴那萨多搜寻了一下,发现并没有穆尔的身影,看来,这又是一次消耗战。在妖精族里,巴那萨多的魔法算是相当厉害,果然他一出手,效果就非同凡响;只是他一个人最多只能对付十多个黑妖精,他们的数量却超出了他的负荷。看到这种情况,彦纶自然没有冷眼旁观。就是值些黑妖精占领了神殿,所以他们没有办法立刻取得圣水,无法马上救治莉薇雅;这股鸟气他怎麽忍得下?!万一莉薇雅有个三长两短,他会把全部的黑妖精统统捉来陪葬!「烈火球!」彦纶一出手便是高层魔法。虽然老师一再告诫他不能使用太强的魔法,可是对於这些间接害得莉薇雅无法获救的黑妖精,他才管不了那麽多,他需要发泄。这一记烈火球可把黑妖精们吓呆了,不知白妖精族里何时出现了一个这麽厉害的人物。不要说是黑妖精了,就连白妖精们也是看得目瞪口呆;原来这个人类是个很厉害的魔法师!「冰雪风暴:」热的尝完了,再尝点冷的吧!天空突然下了一阵冰雹,来势又急又大,打伤了不少黑妖精。「呵呵,这麽厉害呀!」在天空的远处,有一名神秘的男子正观看著,眼神带著趣味。他只是远远地看著,不帮任何人,也不插手。他在自己的四周筑起一道防护障壁,以保护自己免於受到牵连。黑妖精们惊讶归惊讶,还是力图振作,就不信他们这麽多人打不过一个小小的人类!一个又一个火炎球朝他们丢来,不过都被白妖精们所设的魔法障壁避开了。「风之精灵希尔芙啊!请听从我的指使,将你们的力量集中到我手上,让阻碍在我前方的,一并化成烟雾全部消灭吧!真空斩!」彦纶唱著咒语,双手朝天,开始聚集风之精灵的尢量,一道强而有力的飓风席卷黑妖精们,造成了严重的伤害。「快走!」黑妖精们仓皇地逃走,若是再打下去,他们很可能会全体被消灭!一直在远方观望的男子轻轻地吹了一声口哨,这些黑妖精不笨嘛,懂得快点逃跑。嗯,今天看了一场有趣的对阵,若是他对上穆尔的话,应该很有看头。他悄悄地来,也悄悄地消失在天际。这个神秘的人物是谁?彦纶发现了他的存在,可是却不知他是敌是友。他不是妖精,外表看起来像人类,可是他却会使用空间移动!这种超高魔法连他都还不会……现在他也没心思猜测这名神秘男子的身分,因为他最重要的事就是救莉薇雅。*****莉薇雅睁开眼睛,觉得自己虚弱得快死掉了。「这里……」她想要支起身子,彦纶已经早一步到了她身旁,让她靠坐在他的身上。「这里是妖精们住的地方,我们已经到了。」看到她醒来,他不知有多感动!巴那萨多说,若是她还会醒来,表示还可以再拖延一阵子,若是一直都没有醒,恐怕就是毒性攻心,他一定要快点带她到圣水池才行。「那个妖精男孩……」「放心!他已经没事了。」「大贤者呢?找到了吗?」这是他们的目的。「他在五十年前曾经来过,之後走了,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。」他倒是从巴那萨多的口中得知,原来大贤者也在找时空之门;经过了这麽多年,他找到了吗?「我……」她好像被那朵巨花的藤蔓刺到,中毒了。「你没事的。」彦纶抱著她的手臂不觉收紧了些。「别骗我了,我都听到了。三天之内如果没有圣水的话,我就会毒性攻心然後死掉对不对?」她在昏沉中隐约地听到了他们的对话。「不,你不会死的,我不准你死!因为我还要娶你,和你生宝宝,所以你不能死!我会想尽办法把你救活的,相信我。」彦纶激动地将脸埋进她的颈窝,将她紧紧地揽住。他绝对不会让她死的!「知道你爱我就够了,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人爱我。」她把头靠向他。至少她是幸福的,有个这麽爱她的男人……只可惜命运安排了他们死别。「不够,不够!」他叫喊著,「我明天就带你到神殿去,你明天就会好了。」是神殿也好,是地狱也罢,他决心要去闯一闯。「黑妖精的魔法比白妖精更强,你不要冲动,万一你出了事……」死她一个就够了,又何必多一个人陪呢!「那正好,我陪你一起死,两个人比较有伴。只要能和你在一起,我不介意我们是在哪里。」这是他的真心话。只要能和她在一起,上天堂下地狱他都奉陪到底。「可是我不要你死,我希望你活得好好的……」她的泪不争气地滚出眼眶;教她怎能不爱这个男人?!「我也希望你活得好好的。」只有他一个人活著又有什麽意思?没有了她,他的生命就失去了意义,活著也只是行尸走肉而已。「彦纶,不要为了我去冒险好不好?」「不好!我爱你,你怎麽忍心教我眼睁睁地看著你的生命在我面前消失?我受不了!我只要你好好地活著……」「你……哭了?」她的手触摸著他的脸庞,湿热的泪流进她的掌心,却疼进她的心。平时带给她无限欢乐的彦纶竟然哭了?!「我真希望被刺到的人是我……你一定很痛苦吧:」她的脸没有任何血色,肩上的伤口乌黑一块,形成了好强烈的对比。她一定很痛吧!他多希望那病能转移到他身上,他是男人,捱得住痛,可她是女人呀:她怎麽受得了?「不,有你守著我,我就不会痛苦了。可是看到你哭,我的心却痛得受不了……不要哭了,好不好?」为了她,他哭了……她的眼快又流了下来。「我明天就带你去神殿泡圣水,让你好起来。」不管她愿不愿意,他已经执意要这麽做了。「你对我这麽好,我要怎麽谢你?」他的真心,她完完全全感觉到了。她为他心疼呀!「以身相许就好了。」这一回,他的语气是百分之百的认真,目光深情又温柔地注视著她。她的泪再度滑了下来。以身相许……好吧!如果她可以好起来……*****第二天,彦纶睡饱了,精神也恢复了,他抱著仍在昏睡中的莉薇雅,欲往神殿的方向飞去。「凌彦纶?」族长立刻叫住他。他不会真的想去吧?!「巴那萨多,你不用阻止我,我是非去不可。」彦纶想也知道族长是要阻止他去送死。不管送死也好,成功也罢,总之这一趟他是非走不可。「既然你这麽坚决,我们也不能不管。再怎麽说,守护圣水是我们白妖精世代的职责,所以我和你一起去。」巴那萨多不能放他一个人去。「谢谢你的好意,不过我还是自己带她去好了;这是我的事,就让我一个人去吧!万一我们死了,也好有人为我们收尸。」彦纶说得倒是轻松。「不行,我们族里的事怎麽可以麻烦你……」「你们有能力打败他们吗?昨天才几十个黑妖精你们就打不过了,现在在神殿那里应该都是黑妖精吧!你们可有胜算?」彦纶字字见血,他不要这些无辜的人去当陪葬。巴那萨多知道他说的对,他们的确没有实力;可是他也不能看著他们去送死呀!「你身为一族之首,当然要以妖精族为重。我知道你很感谢我救了你的儿子,可是你不能不顾你的族人。如果我这一去可以打败穆尔,帮你们取回神殿,你再好好谢我;若是我不幸失败,帮我一个忙,派人到波特兰卡国,告诉克莉丝蒂公主我不幸身亡的消息,请公主告诉我的好朋友们,说我很抱歉,没有办法和他们一起回去了。」他像是在交代遗言。「好,我答应你。」身为妖精族的族长,他还是有他的使命。「谢谢!」「你能再答应我一件事吗?」巴那萨多又说道。「什麽事?」「神殿是我们代代相传最神圣的地方,希望你不要破坏它。」彦纶只是点点头,抱著莉薇雅朝神殿出发。此行是成是败,没有人可以预知,端看命运的安排了……*****「出现了一个厉害的家伙哦!」神秘男子笑逐颜开,对已经气得七窍生烟的穆尔报告。全是饭桶!出动了三、四十人,日来的竟寥寥无几,巴那萨多去哪里找来这种厉害的家伙?「那家伙是什麽来历?」穆尔想摸清对方的底细。「不知道,只知道是个人类。」他依旧是笑吟吟地,话里还有几分佩服。这麽年轻就有这等魔力代表他天赋异禀,假以时日,他的魔力更是不可测……而且他有预感,那个人会自己找上门来,到时又有一场好戏可以看了,呵呵!「人类?怎麽可能!他是怎麽通过静默森林的?」穆尔完全不相信会有这样的事。「他当然是走路来的罗。」神秘男子非常乐意地点醒他。所以说妖精笨嘛!活了几百年了,脑袋也没有比较清楚;像这麽简单的事,怎麽会想不通呢?「走过静默森林?」穆尔更是不敢相信,有多久没有「人」走过了?记得五十年前大贤者曾经来过一次,也因为他的来到,让他们黑妖精攻打白妖精失败,花了五十年才回复元气。现在又遇上这个神秘的家伙……「否则还是用飞的吗?」在静默森林中,一切魔法无效,当然是用走的嘛!唉,他就说黑妖精笨嘛!还是他们魔族聪明多了。「洛斯特,你……」这个家伙摆明了就是在嘲笑他嘛!哼,要不是看在他的计谋成功地让他们攻占神殿的份上,他会让这个爱笑的家伙知道他的厉害的。「很有趣不是吗?你难道不想知道那个人类的目的?或许是白妖精专程请来消灭你的哦!」洛斯特像是唯恐天下不乱,一个劲儿地煽风点火。「我就不信他打得过我:」这家伙摆明了他打不过人家吗?太小看他了吧!洛斯特只是微笑;打不打得过,很快就知道了!这里的状况如此有趣,老板要他带回的圣水,只好再等一等了;反正有老板在,那小神官不会这麽快就死掉的。

,,湖北快3官方投注
posted @ 20-06-03 06:13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福建快3 @2014

Powered by 福建快3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